國首個禁售燃油車時間預測表出爐:2050年傳統燃油車應全面退出

2019年05月21日 来源:新浪新闻

16488 閱讀
0 評論
字體大小

分享

  自2017年9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辛國斌在泰達論壇上首度釋放禁售燃油車的信號以來,關於“禁燃”(禁售燃油車)的討論層出不窮,但始終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表。

  5月20日,中國石油消費總量控製和政策研究項目(以下簡稱油控研究項目)在京發布《中國傳統燃油車退出時間表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綜合中國汽車業發展及排放目標,對燃油車的退出時間進行了分析,提出中國有望在2050年以前實現傳統燃油車的全麵退出。其中,一級城市私家車將在2030年實現全麵新能源化。

  在2050年實現新能源汽車全麵替換的目標預設上,該報告進行了區域層級設置,根據中國各個區域經濟發展、汽車飽和度、燃油車限購限行、新能源汽車產業布局和推廣力度、政府決策與執行力等十大指標,共劃分為四個層級。其中,特大型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等),以及功能性示範區域(如海南、雄安等)為第一層級城市,將率先實現燃油車禁售的目標。

  在車型退出的順序上,也進行了優先級劃分。該報告指出,在所有燃油車類別中,公交車、出租車、分時租賃及網約車、郵政與輕型物流車、機場港口車、環衛車、公務車領域的燃油車將最早實現全麵退出,大約發生在2030年。

  其次是私家車,在北上廣深、天津、南京等第一、二層級城市,私家車將在2030年全麵退出,而全國範圍內的全麵退出將在2040年。替代車型上,將首選混合動力技術來大幅度降低油耗水平,替代比例超過25-35%;隨著純電動汽車成本下降及消費者意識的提高,大部分換車需求將從混合動力轉向純電動,預計在2050年純電動在私家車領域的占比將達到85%左右。

  最晚實現燃油車退出的為輕卡、重卡、客車等商用車。綜合來看,中國將在2050年以前實現傳統燃油車的全麵退出。

  對於製定這一時間表的根據,報告稱,是基於各汽車企業未來新能源汽車發展目標與技術戰略,並通過廣泛谘詢專家,構建了中國汽車產業發展預測模型,確定傳統燃油汽車退出的 2050 未來情景。

  至於這一退出節奏的設置,報告稱,依據了先鬆後緊的原則,2020-2030 年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目標基於國家目標設定,而2031-2050 年則基於汽車石油消耗總量在 2040 年和 2050 年分別較峰值下降 55% 和 80% 來確定,進行自洽擬合。“在未來情景基礎上對各類車型替代技術發展與應用進行預判,提出傳統燃油汽車退出時間表”。

  據介紹,“油控研究項目”是2018年1月由自然資源保護協會和能源基金會中國作為協調單位,與國內外政府研究智庫、科研院所和行業協會等十餘家有影響力的單位合作,共同啟動的項目。此次發布的《報告》由能源與交通創新中心撰寫,希望作為相關部門作決策時的參考。

  在世界上已公布禁售計劃的國家中,《報告》給出的2050年是裏麵最晚的。截至目前,荷蘭、挪威、巴黎、法國、英國、印度等國家均推出了具體的禁售時間表,時間最早的為意大利羅馬的2024年,最晚的是法國的2040年。

  但對於中國是否應該出台“禁燃”時間表,業內仍存在不同的看法。在今年初的電動汽車百人會上,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情報所總工程師黃永和表示,中國不適合立即出台燃油車禁售時間表。他表示,一方麵在車市下行的情況下,出台燃油車禁售時間表將造成消費者的恐慌心理,延緩購買搭載燃油發動機車型的計劃,對消費市場造成不利影響。另一方麵,中國的新能源汽車與國外的“零排放”汽車範圍有所差別。黃永和認為,到2050年左右內燃機仍然有一定生命力,根據國際能源署預測搭載內燃機的汽車占比將達65%左右。

  中國國際工程谘詢有限公司專家學術委員會專家李萬裏在點評時也表示,《報告》中對於私家燃油車的退出時間偏早,因為私家車市場主要由買方推動,必須有相應的措施和政策促進配合。“在接下來的30年中,很可能還是油、電、氫燃料長期共存的狀況。在技術路線上,不可能誰一下子替代誰,會是此消彼長的。”李萬裏指出。

  但《報告》認為,傳統燃油車的逐步替代與退出是一個不可逆轉的全球性趨勢,製定燃油車禁售的時間表,可以發揮政策和企業生產規劃的指引性作用,給社會一個明確的市場信號。有利於企業的提前部署和轉變消費者的認知,尤其是在汽車產業鏈如此冗長的情況下。

  目前,已經有部分企業提出了禁售燃油車的時間表。如大眾汽車計劃在2030年實現所有車型電動化,傳統燃油車徹底停止銷售;北汽集團提出2025年旗下自主品牌將在中國全麵停售燃油車;長安汽車也提出2025年停止銷售傳統燃油車。

  在區域方麵,2019年3月,海南省出台了《清潔能源汽車發展規劃》,規定2030年起全省全麵禁止銷售燃油汽車,成為全國首個提出所有細分領域車輛清潔能源化目標和路線圖的地區。《海南省清潔汽車發展規劃》起草組成員、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情報所區域經濟研究部部長王白俠表示,新能源汽車發展之所以舉步維艱,是因為打破了現有的利益格局,“‘從別人的口袋裏掏錢’要求在發展的時候不能打殲滅戰,而是要學會‘招安’,要考慮到燃油車退出對整個產業鏈的影響。” 王白俠稱。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