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網評:敏感時刻 默克爾突訪俄羅斯

2020年01月13日 来源:新浪新聞

14967 閱讀
0 評論
字體大小

分享



  原標題:海外網評:敏感時刻,默克爾突訪俄羅斯

 默克爾和普京會談後舉行記者會。( 圖源:今日俄羅斯)默克爾和普京會談後舉行記者會。( 圖源:今日俄羅斯)

  就在美伊關係劍拔弩張、伊核協議麵臨廢棄之際,當地時間1月1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來訪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在莫斯科舉行會談。這是默克爾時隔5年再次到訪莫斯科。

  會談中,默克爾同意普京對於美國擊殺蘇萊曼尼是“魯莽行為”的看法。默克爾還表示,維護伊核協議“極其重要”,並誓言要用“一切外交手段協助這一協議”。作為美國的重要盟友,默克爾似乎並不讚同美國近期在伊朗問題上的所作所為。除了德國,法國和英國也呼籲雙方保持冷靜,難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抱怨盟友“毫無幫助”。美國新聞網站《政客》也表示,比起伊朗,歐洲更恨美國。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在中東問題上,歐洲與美國撕破臉,完全倒向伊朗。中國社科院歐洲所助理研究員賀之杲認為,中東局勢一旦失控,對歐洲影響最大。因此,不管是默克爾訪俄,還是法國總統馬克龍與普京在通話中呼籲各方保持克製,歐洲並不是想成為任何一方的“附庸”,隻希望通過一切手段維持中東的和平穩定。

  賀之杲認為,三大因素決定了歐洲在中東問題上的態度,分別是能源安全、難民問題和歐洲的全球政治影響力。

  首先,歐洲能源嚴重依賴進口,整體對外依存度自2004年以來普遍高於50%,部分國家甚至超過97%。中東地區能源生產量位居世界第三,2016年該區域能源生產為20.43億油當量,占世界能源生產的15%。在地理上,中東和俄羅斯距歐洲較近,兩地一直是歐洲重要的能源來源地,但顯然中東和俄羅斯對歐洲的能源供應卻麵臨嚴峻的地緣政治威脅:直接連接俄羅斯與德國的天然氣管道項目“北溪-2號”項目遭美國製裁,工期不斷延後,未來充滿不確定性;美國主動挑起伊朗緊張局勢,令中東地緣風險不斷放大,一旦中東發生大規模戰爭,歐洲的能源安全便得不到保障。因此,歐洲會盡可能避免地緣政治風險的爆發。

  其次,自2001年以來,中東地區因伊拉克戰爭、阿拉伯之春、敘利亞和也門內戰,以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興起等多種因素影響陷入動蕩,製造了嚴重的難民問題,也令離中東最近的歐洲受到巨大衝擊。近年來中東的混亂已影響到歐洲政治、經濟和文化等方方麵麵。極右翼在歐洲政壇崛起;難民加重福利負擔,拖累經濟複蘇;難民帶來的宗教、文化弱化了歐洲人的文化認同感,社會上反移民浪潮不斷;甚至英國選擇“脫歐”,都與不滿歐盟難民配額製度有關。歐洲花費了近20年都未能治愈難民之殤,難民危機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中東之亂就像懸於歐洲領導人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在這種情況下,若伊朗再陷入動蕩,恐怕引發新一輪難民潮,這是歐洲國家絕不想見到的局麵。

  最後,歐盟一直希望能將自己塑造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行為體,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引領作用。伊核協議是體現歐洲在全球政治影響力的重要議題之一。歐盟經濟長期低速增長,已嚴重製約了歐盟的全球影響力,而特朗普上台以來我行我素,罔顧歐盟立場,先退巴黎協定,再退伊核協議,令歐洲丟掉一個又一個重振全球影響力的重要砝碼。如果歐洲無法把控伊朗問題,無法阻止中東再掀戰爭波瀾,歐盟的國際影響力又將大打折扣,這是歐洲人絕不願意看到的。(海外網評論員 戴尚昀)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