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軟銀籌備第二支千億美元基金 但投資者興趣不高

2019年06月03日 来源:新浪新闻

17724 閱讀
0 評論
字體大小

分享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6月3日下午消息,據美國財經媒體CNBC報道,軟銀希望籌備第二支巨額基金,但全球頂級資金經理似乎對此積極性不高,這表明軟銀此次募資計劃遇到了較大阻力。

  為繼續投資科技初創企業,這家日本科技巨頭希望能夠再次籌備一支規模在1000億美元的基金,並與全球一些投資方進行了初步洽談。不過,據知情人士透露,部分投資者的參與熱度並不高,有些甚至無意願進行投資。這些投資者包括加拿大退休金計劃投資委員會(Canada Pension Plan Investment Board)以及為願景基金提供450億美元的沙特公共投資基金(Saudi Public Investment Fund)。

  許多規模較大的基金都已經立項去投資一些處於後期發展階段的初創企業,它們也無意於向另一方支付費用。對於那些可能會從願景基金交易中獲益、但經驗不足的投資者來說,他們擔心的是願景基金缺乏透明度且存在管理缺位。投資願景基金實際上是把希望賭在了另一個人身上:軟銀的首席執行官孫正義(Masayoshi Son)。

  在集團的季度文件中,軟銀已經加大了對於基金管理和投資流程的披露力度。

  一位軟銀發言人表示,實力雄厚的投資方對於第二支願景基金積極性不高的說法是“具有誤導性、甚至於是不準確的”。

  據知情人士透露,軟銀已聘請康托菲茨傑拉德有限公司(Cantor Fitzgerald L.P.)幫助其籌集資金。根據《華爾街日報》查閱到的一封電子郵件以及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康托最近聯係了一些希望僅投資5000萬美元的潛在投資者,如果投資者加入該投資銀行管理的子基金,該投資門檻還可以更低。

  但知情人士表示,軟銀並未授權康托去尋找小規模的投資者。在遭到軟銀拒絕之後,這家投資銀行已經取消了子基金的內部計劃和低至5000萬美元的投資承諾。這樣的投資方案與軟銀第一支願景基金相悖,第一支基金都是大額配售。為此類基金募集資金的配售代理公司表示,接受小額投資者的資金往往是實現大規模籌資計劃的最後手段,部分原因在於服務多個賬戶需要成本。

  康托也在將軟銀介紹給一些更大規模的機構型投資方,其中包括上周在新加坡的會麵以及與其他投資者之間的洽談。知情人士稱會議結果是具有建設性的,但強調尋找其他投資者參與投資的流程才剛剛開始。軟銀依然有可能從少量投資者手裏募集到大部分資金。

  康托是業內知名的債券經紀人,它沒有像高盛或是美國銀行那樣的分銷網絡。不過其主席是德意誌銀行前聯合首席執行官安舒·賈恩(Anshu Jain)。他與軟銀願景基金CEO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是朋友。康托希望利用賈恩以及康托首席執行官霍華德·盧特尼克(Howard Lutnick)的人脈來吸引投資者。

  軟銀已經表示將向第二支願景基金提供總額為500億美元的現金及其他資產,但目前由於債務負擔且業績疲軟,這家公司麵臨巨大的財務壓力。軟銀正在試圖將其控股的子公司Sprint出售給T-Mobile US,不過遭到了司法部的反對。如果該交易無法通過審批,那麽軟銀也許無法向新的基金提供資金。

  無論如何,願景基金以及後續籌措的第二支基金都是軟銀投資戰略的重要支柱。當軟銀宣布計劃籌措新基金並專注於投資估值在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時,孫正義曾稱願景基金是公司的發展引擎。第一支基金籌措於兩年之前,現已幾乎消耗完畢,年投資回報率在29%。鑒於孫正義還在繼續瘋狂投資,新基金的籌資迫在眉睫。

  據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孫正義希望能夠實現投資者的多元化,這就意味著第二支基金內不會出現類似沙特公共投資基金以及阿布紮比穆巴達拉發展公司(Mubadala Investment Co.)這樣對基金有較大影響力的投資者。

  在第一支基金中,對於投資額在30億美元和50億美元以上的交易,沙特公共投資基金以及穆巴達拉投資公司分別擁有否決權。知情人士表示有時候,這樣的否決權會幹預交易的敲定。願景基金對於配送初創企業DoorDash的投資就是在沙特方叫停四個月後才進行的。去年,在斥資160億美元投資聯合辦公空間初創企業WeWork的問題上,兩個主權財富基金都曾猶豫過。

  沙特公共投資基金不打算成為新一支基金的重要投資者,但依然會適度參與投資。鑒於願景基金投資的速度,它已然消耗了PIF的不少現金。PIF還參與投資了Blackstone Group LP的大型基礎設施基金。目前尚不清楚PIF是否還有資金餘力去參與投資。

  穆巴達拉投資發展公司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公司仍在評估是否要投資第二支基金,但拒絕提供進一步消息。PIF則拒絕對此消息置評。

  潛在的投資者表示已經與米斯拉以及願景基金投資者關係負責人佩妮·波德爾(Penny Bodle)進行了洽談。簽署保密協議的公司都拿到了一份37頁的介紹材料。

  這份文件並未披露過多的財務細節,而是包含了一個時間線,說明了孫正義在這麽多年來是如何預測重大科技變革的,例如互聯網的誕生。文件還包括對一些控股公司的案例研究——印度酒店預訂初創企業OYO Hotels & Homes、東南亞網約車公司Grab以及WeWork——並概述了在與願景基金投資組合中其他企業的合作中,它們是如何受益的。

  孫正義在1981年創建了軟銀。憑借他的精明,他通過數百宗交易將公司發展壯大,包括在2000年為阿裏巴巴提供的2000萬美元投資。願景基金現有的投資者(包括蘋果高通、富士康、夏普以及軟銀自己)最終會采取什麽態度,現在來談還為時尚早。該基金的大部分盈利還是賬麵結果,且早於Uber上市。

  截至上周五收盤,願景基金投資Uber的賬麵利潤為13億美元,低於IPO時的23億美元。

  但這沒有澆滅孫正義的投資熱情。僅在五月,他就投資了DoorDash、德國旅遊初創企業GetYourGuide、生鮮雜貨配送初創企業Grofers India Pvt、倫敦金融初創企業Greensill Capital以及通用汽車公司旗下的無人駕駛部門。(堆堆)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