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應援品訂單多 義烏指數成美大選晴雨表?

2019年12月16日 来源:新浪新聞

14054 閱讀
0 評論
字體大小

分享



  原標題:特朗普應援品訂單多,“義烏指數”是美國大選晴雨表?

  義烏應援品訂單預測美國大選或許未必準確,但“反全球化”的特朗普對義烏、對中國的製造品依賴,卻是不爭的事實。

▲義烏商家售賣的特朗普應援旗幟。▲義烏商家售賣的特朗普應援旗幟。

  2019年行將結束,對於美國人來說,他們也將進入2020年這個紛擾的年份: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即將全麵拉開帷幕。從總統大選的程序來說,共和民主兩黨都要進行黨內初選,各自選擇出一名全國候選人來,然後一對一PK(當然還有小黨派獨立候選人什麽的,不過都是陪跑)。黨內鹿死誰手還不知道,更何況全國大選結果了。

  不過,遠在大洋此岸的義烏,已經開出了預測:2020美國大選,特朗普連任。他們的判斷依據是全球兩大電商平台來自美國方麵的應援產品訂單,包括應援旗幟、帽子、T恤衫等。“我的客戶隻找我定製特朗普的,前幾天剛接了一個2000的訂單量,其他競選人的幾乎沒有,可能特朗普的呼聲比較高吧。”有義烏的生產商如是說。

  大選民調會撒謊,但購買應援品卻很誠實

  從義烏看美國大選的結果,其實上一屆2016年就已經開始了。當時在美國當地民調希拉裏以72%的勝選率的情況下,義烏的商人們還是很“剛”地給出了特朗普當選的逆天預測,結果顯而易見。

  這當然不隻是運氣,其中有非常強的邏輯性。“嘴巴會騙人,身體卻很誠實”——民眾在民調的時候會撒謊,惟有在買應援產品上很誠實。用“美元投票”和用“嘴巴投票”,這中間的差別地球人都懂。

  不過,我倒真的無法想象一個嚴肅的研究機構,會用義烏當下的預測來看美國大選。至少從現在來說,訂單量根本無從說明問題:從民主黨來說,他們連誰會出來競選總統都不知道,怎麽預定呢,至於競選口號、標語橫幅等更是“無源之水”;而從共和黨的角度,特朗普已經是天然的候選人,而且競選口號大概率不變,因此現在訂製,根本也就不算早了。

  大選是一個極其複雜與多變的進程,有許多元素——包括時事變化、彈劾結果、候選人策略、實際投票人數等,都會影響最終結果。

  義烏出貨量作為一個旁證,是有意義的,但從大數據的角度上講,還需要太多的運算:比如義烏生產的應援產品占所有應援產品的多大比例、雙方的采購商的采購比例、實際的使用率等。因此,使用義烏商品來做預測,誤差太大,無法用以實際研究,當成大選花邊,倒是好看的。

  “反全球化”的特朗普,難以擺脫義烏依賴

  關於義烏的新聞,另外一個數據也引發了我的很大興趣。在聖誕節即將來臨之際,央視的一個報道說,全世界的聖誕商品有80%是在中國製造的,而中國份額中80%是義烏製造的。義烏海關提供的數據是,2019年前3個季度,義烏的聖誕商品出口22.3億元,增長了22.08%。

▲義烏商家售賣的聖誕節商品。▲義烏商家售賣的聖誕節商品。

  這個數據實際上比大選應援產品來得更加有意義,它至少說明了一個問題:在單邊貿易保護主義開始在全世界盛行的時候,中國作為小商品“世界工廠”的地位未曾撼動。

  候選人的應援產品以及聖誕商品上,義烏依然保持了“世界工廠”位置,充分說明了歐美在全球貿易這件事上,也是典型的“嘴上說不要,身體很誠實”。

  非常具有諷刺意味的地方恰恰在於,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們,都是非常典型的“反全球化主義者”。他們反對製造業輸出、反對工作機會流失,但在傳統製造業這件事情上,他們卻充分地意識到,以美國國內的生產成本而言,像應援產品和聖誕商品這些事情上,他們的成本結構根本無法覆蓋銷售價格。

  何止如此呢?在一般的家用產品上,譬如家居用品、休閑娛樂用品、中低端電子產品、甚至汽車零配件等範圍廣泛的產品上,美國和歐洲已然形成的工業體係和成本結構,都無從覆蓋他們的銷售價格。在全球化時代中已經形成的資源和生產體係,使整個歐美都已經高度依賴於中國、印度、拉丁美洲等這些產地。

▲義烏國際商貿城。圖/新京報網▲義烏國際商貿城。圖/新京報網  

  說白了,特朗普以及那些反對全球化的人們,其實不過是要把整個世界的貿易結構,變成一個穩定的等級結構:低端的永遠低端,而他們可以站在頂部享有高額利潤,享受低價商品。

  義烏案例其實是全球化受挫時期一個非常有趣的指標:西方世界的嘴炮和誠實都一覽無餘,而其中的運作空間也自然呈現:雙方都有著充分的籌碼和策略。沒有一個西方國家的領袖敢冒商品價格大規模上漲的風險,因為這意味著票倉的流失;但產地國家如果要在貿易談判中取得進展,就得知道西方的痛點在哪裏。

  站在義烏看世界,不是要淺陋地以為它真的能預測大選結果,而是要知道,“世界工廠“的地位要得到鞏固乃至發展,我們得真正懂得他們的大選政治,以及如何進退才能獲取中國自己的話語權。

  連清川(專欄作家)

熱門評論